DSC_8681'.jpg

  拖著疲憊緊張的身軀,走在台北街頭,我有點後悔辦這個活動,帶著六個中輟個案晃三天,是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,尤其是他們的所作所為、所言所行,不是讓我緊張就是令我生氣。

令人可惡的行徑

  金洪(所有個案都以化名呈現)不管到哪裡都要搞破壞,坐公車時看到垂下來把手,就非得把它扭斷才甘心,還告訴我南投客運的把手如何扭斷;經過的廣告箱、告示牌都會被他使勁的敲一下,然後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,有一次金洪還差點把捷運站的樓梯扶手搖斷。而葉梵喜歡自顧自的聽歌及唱歌,他的手機整晚播放著歌曲(這是他的習慣),雖然聲音不大,但是在深夜裡就足夠讓我無法入睡。

 比起男生那四個女生更不徨多讓,除了滿口髒話以外,聚在一起儘講些怎麼打人、怎麼亂搞之類的話,跟她們在一起,我就被這些不堪入耳的話洗腦了三天。有一次她們對捷運的工作人員「不爽」,其中一人使了個眼色,當大家正要出拳之際,被眼尖的社工員即時阻止下來,這就是她們平時的行為,令人感到可惡。

每個人都有故事

 所以這三天我的神經繃得很緊,隨時都在幫忙社工注意這些個案,我也隨時心裡默禱,希望他們不要亂來、不要消失、不要意外、不要發生事情……。三個大人帶著六個國中生還會這麼緊張,只有身歷其境的人才知道。這三天除了緊張,我的心是複雜的,這些個案都有他們的故事,金洪媽媽去年癌症過世、爸爸糖尿病、兩個姊姊國中沒畢業、沒固定工作與男友同居、目前全家住在貨櫃屋(父親朋友提供土地及貨櫃),過著沒有水沒有電的生活,所以這次他的行李只有2件衣服。在這樣環境長大的金洪,這兩天晚上都在看港片及卡通,因為他沒法讀洋片的字幕,有些簡單的國字他都寫不出來,我們已經知道他開始拉K(K他命),誰能給他吃用他就替誰辦事。 

DSC_9044.jpg DSC_9085.jpg

  另一個女生小玲和他的姊姊住在舅舅家,他們姊妹們的父親都不一樣,母親不說父親是誰也不管她們,舅舅雖讓她們住卻鄙視她們,外婆也管不動她們,所以小玲從國一開始就跟著黑道男人,她勒索同學、動輒出拳,濃妝豔抹的外表下,其實有顆受傷的心。當我想到這些時,我看到大人們的惡行,卻由他們承擔後果,讓我覺得他們很可憐。

幫可惡又可憐的人找到希望夢想

  我們為什麼要和這些可惡又可憐的人相處三天呢?那是從去年底的一個點子開始的,我們想也許可以讓中輟個案參加一個另類的體驗營,藉著過來人的現身說法以及實際的體驗,試著給他們一些希望和夢想,所以我們就試辦了這個「體驗型團體」。封面及封面裡的兩個故事就是其中的活動,他們還完成了兩次的找路任務,在當中看見要他們開口去問店員問題,好像是要命似的;也去了戒毒機構晨曦會,那邊的人一看他們就知道誰有吸毒;還有他們也見識了自由業的攝影師及服務業的速食店工作…。經過這次嘗試,我們決定從明年開始,讓所輔導的中輟個案,都有機會參加這個體驗活動,身為社工員,我們想透過創意及努力,讓這些可惡又可憐的個案,能找到希望及夢想(劉邦彥)。

DSC_9100.jpg DSC_9143.jpg

創作者介紹

台灣彩虹原住民關懷協會

rainbowproje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