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_4871.jpg

  國小1年級的小新(化名)爸媽已經離婚,由爸爸照顧,去年9月送來埔里班。和多數的單親家庭小孩一樣,小新的程度稍微差了一點,所以需要課輔老師特別指導,還好剛入學沒多久就來了,不會像有些小朋友整個失落了好幾年。小新平時回家都是伯母騎機車來接的,因為爸爸常工作到比較晚,那時小新的爸爸有個同居的女友(小新叫她阿姨),但她對照顧小新並不感興趣。小新的伯母對這個「硬塞」過來的負擔頗有微詞,常常告訴課輔老師說小新在彩虹被同學欺負,有時候會說小新不喜歡來課輔;但是據我們的觀察及了解,小新在彩虹的時候,各方面的適應都還好,並沒有這些問題。

  11月初小新的「阿姨」跑了,沒幾天伯母就不再讓小新來彩虹課輔了,有一次還滿口酒味的對課輔老師說「你們彩虹不好!小新都不想去!」今年3月下旬,小新的爸爸帶著小新出現了,很客氣的說要報名課輔,我們當場雖然接受了小新,但心裡還真的不是滋味,不是說彩虹不好嗎!為何又要送來?後來發現來接送及打理小新生活的人,已經換成另外一位伯母的親戚,於是我們把這件事拿到彩虹的會議裡討論。

  首先彩虹雖然是原住民關懷協會,但同工也是有感覺的人,經過我們的檢討之後知道,小新伯母先前對彩虹的指控都不是事實,於是我們先藉者禱告來幫助自己,不要被莫須有的罪名控告。接著我們也認清事件中最無辜、最被影響的人是小新,所以彩虹決定與小新的父親再談一次,告訴他彩虹希望讓小新穩定的參加課輔,我們需要專門安排老師把他落後的進度補回來,希望大人們給小新一段時間,把讀書習慣建立,不要再進進岀岀了。

  在經營課輔的這些年當中,我看了太多因為大人的因素,使得小孩失去機會的例子。當頭幾年的時候,部落的人常會懷疑課輔老師是不是拿了彩虹什麼好處,造成有的家長在一旁觀望、有的就沒有理由的不讓孩子到課輔班,然後在背地裡批評傳話。還有些教派問題比較嚴重的部落,因為課輔班在A教派的教堂裡,B教派的家長就不讓孩子去,這問題到今天還是存在。

  小新的例子讓我們看見,一個身處於壓力家庭的孩子是何其無辜,爸爸心有餘而力不足,只能把小新硬塞給嫂嫂,然而兄嫂的家庭也是食指浩繁、又加上酗酒,小新當然不能得到好的照顧。嫂嫂為了擺脫每天接小新的責任,就用歸咎彩虹的方式來達成。有人不能明白為何要這樣?但這卻是酒癮、毒癮者的標準行為模式,藉著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來達到目的,騙別人、騙自己就是他們的技倆。所以小新伯母擺脫了這個負擔,我們不知道現在照顧小新的這個伯母的親戚是如何,只期待小新能夠不被大人耽誤掉機會及未來(劉邦彥)! 

DSC_4772.jpg DSC_4586.jp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ainbowproject 的頭像
rainbowproject

台灣彩虹原住民關懷協會

rainbowprojec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